您的位置 首页 童装时尚

好孩子新零售被指骗母婴门店血汗钱,又一割韭菜平台出现?

原创:南旭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在人口红利消失叠加疫情强化消费者线上化习惯的背景下,实体门店的生意做得异常艰难,不仅拓新难,锁客更难。因此为了不在商业洪流中被淘汰,母婴…

原创:南旭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在人口红利消失叠加疫情强化消费者线上化习惯的背景下,实体门店的生意做得异常艰难,不仅拓新难,锁客更难。因此为了不在商业洪流中被淘汰,母婴门店不得不转换思维寻求改变。但是在母婴门店骑虎难下之境,不少“淘金者”利用门店痛点需求,大肆收割门店流量“韭菜”。那它们能否撑得起母婴门店数字化运营的下一波红利吗?
诱导母婴门店签合约,疑似圈钱?日前,江苏徐州市比因美特孕婴连锁老板邹美芬向母婴前沿旗下“黑犀牛曝光台”对好孩子旗下母婴新零售平台“妈妈好”进行痛诉,称其设圈套诱导门店签署合作协议,最后玩起失踪拒不退款。对此,母婴前沿展开了深入调查。
比因美特孕婴连锁旗下共有5家直营门店。疫情期间,由于顾客进店率实在太低,生意不好,邹美芬正处于一筹莫展之际。今年4月初,妈妈好的工作人员到店邀请她参加4月7号的学习交流会。
根据邀请函介绍,妈妈好(江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为好孩子旗下母婴零售平台。在本次交流会上将重磅发布母婴店全新的经营模式,帮助母婴店迎来新的发展和赚钱机会,且不需要换门店,也不需要花钱装修,更不需要增加人工成本,就能快速从疫情中恢复生意,并额外增创七大新收入。
另外还亮出了加入平台母婴店的实测数据,包括3月门店平均销售额增长43%、平均会员销金增长110%,平均会员客单价增长28%,平均会员消费频次增长36%。
“恢复生意”、“创收”等字眼显然打动了邹美芬,因此其便欣然同意了参加大会。4月7日会议当天,妈妈好公开宣称:打通了APP—POS—DRP—WMS—CRM的全链路,用户线上下单,线下极速配送;平台还搭载了当下最热门的“直播卖货”;最重要的是,门店会员在APP上产生的任何交易都可以直接进入门店口袋,平台不作任何拆分。只要门店引入该套系统,妈妈好就可助门店锁住2公里内的所有客户。
与此同时,妈妈好的业务员中途多次向邹美芬发微信,称大庙区门店的服务范围已被其他门店签下,督促其最好抓紧将其他几家门店拿下,并表示时间不等人,谁先交钱就跟谁签。
时间紧迫下,经过妈妈好业务员的一番劝诱,以及大会气氛的渲染,邹美芬决定先签下蟠桃区和大黄山区的两家门店,并于当晚向其转账39600元。
“转完账后,4月9日,妈妈好的业务员就带着合同来找我签字,在签署时由于时间问题以及业务员的催促,所以并未仔细看清合同的具体内容,但我明确向他们询问了妈妈好系统的加入会不会使我们原有的会员管理系统和数据受到影响,对此,妈妈好的业务员表示肯定不会,于是我就签了字,而合同则被他们以公司要盖章为由带走了”邹美芬表示到。
在签合同时,妈妈好的业务员多次表示更愿意和连锁店合作,并主动提出愿意解除与大庙区其他门店先前签好的合作协议,转和邹美芬签约。邹美芬想着只要对门店有好处就无所谓,于是当天晚上就又给妈妈好转了19800元,并于次日签了协议。
加上先前交的两个门店的费用,邹美芬已先后向妈妈好转账约6万元。本以为背靠大品牌好孩子,日后肯定能够给自己的门店带来销量,但在签完3家门店不久,邹美芬就收到了妈妈好业务员通知,建议其将剩余两家门店也引入妈妈好的系统工具,并表示连锁门店如果在这两套不同系统的管理下会十分不便。
然而,业务员之前还明确表示妈妈好的系统和自身门店原本使用的进销存和后台营销系统不会发生冲突。对此,邹美芬向该业务员表示了质疑,经该业务员请示上级领导徐总监得到的明确回复为:合作门店必须要统一更换ERP系统和会员系统。
更换原有系统就意味着,门店的会员数据和财务数据都要导入到对方平台。众所周知,ERP系统应用于母婴实体可助门店稳定客源、真正了解消费者需求、统计客户数据,对会员进行深度的精细化管理。而会员又是母婴门店的核心,数据显示,在门店总销售额中,会员的销售额占比可高达80%。由此可见系统可以说是门店的“生命之源”。
于是邹美芬坚决提出终止合作并要求妈妈好退还其约6万元的合同金。但对方表示,退钱是不可能的,不过剩余两家门店系统的引入可以给予一定优惠。然而邹美芬执意要求退款,并向妈妈好上级多次反馈,但迟迟未得到任何回应。
针对此事母婴前沿联系好孩子集团对外传媒事务的负责人王红霞,她对此表示:妈妈好公司和好孩子集团只是投资关系,目前公司团队是独立经营。为此,母婴前沿继续连线新零售平台负责人,其表示会深入调查并妥善处理。
开设线上销售渠道为线下承压据了解,宣称“旗下婴儿车连续13年蝉联全球销量冠军”的好孩子,本是以生产和线下销售童车等儿童耐用品起家,为何如今突然格外强调起做线上新零售平台呢?
通过翻阅好孩子国际近两年的财报可以发现,因受到Toys R Us, Inc.(「TRU」)及其附属公司Babies R US(「BRU」)破产及最终清算的持续影响,加之人口红利的消失,好孩子似乎陷入了只增收不增利的怪圈。另外,好孩子已连续两年未派发分红,并且还遭到了多家机构减持、下调目标价,至于股价和市值更是陷入了持续走低的泥沼中。
而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市场经济持续低迷,人们购买力下降,更是使得好孩子难上加难。内忧加外患,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其公司实力是否真如财报所见。
另外,据母婴渠道经销商反馈:好孩子产品的压货行为非常严重,要成为好孩子的经销商基本都要提前备货打款,再铺货到渠道销售,这样的品牌下压操作风险让经销商背,而好孩子的财务数据才会好看。
对此母婴前沿也在好孩子国际发布的招商广告中看到,童车起签金额为100万、汽车安全座椅起签金额为100万、护理用品起签金额为200万。然而这还只是起签价,若加上全年任务量和商业条款等,在市场大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如此庞大的金额经销商属于“腹背受敌”。
设置高入驻门槛、提前收经销商订单金额、大量压货,短期内企业营收看似是提上去了,但过不了多久就会原形毕露。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靠压货增收实现资金周转再反过来以此打通线上销售渠道,好孩子面临着巨大的产品积压问题。由此看来,好孩子才会迫切的强调新零售平台,希望解决产品积压以及渠道销售问题。
而妈妈好(江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就是其铺设新零售平台的重要载体,但据笔者了解到,该公司于4月16日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了唯小宝(江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好孩子依旧是其重要股东组成。
经营不济加之深陷舆论风波,好孩子似乎已是黑料缠身,其创新模式下存在的弊端更是被一举暴露。
针对母婴门店和好孩子新零售平台的后续纠纷,母婴前沿会继续跟踪呈现最新内容。
此文为母婴前沿编辑南旭撰写,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