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装招商

继200+门店接连倒闭后,安奈儿预计再亏损5300万

昨日,安奈儿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或将亏损4500万—5300万元,同比下降206.84%—225.84%,扣非净利润亏损5100万—5900万元,同比下降30…

昨日,安奈儿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或将亏损4500万—5300万元,同比下降206.84%—225.84%,扣非净利润亏损5100万—5900万元,同比下降304.26—336.30%。
这是继2019年业绩腰斩之后,安奈儿再遭滑铁卢。
不过,我国童装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市场集中度尚低,成长空间十分可观,而安奈儿作为“童装第一股”,为何近年来却频频爆雷?据知情人士分析,除却疫情等附加因素的影响外,投资失败、商标侵权、库存压力、根基不稳等或许才是安奈儿持续走向颓废的重要原因。资料显示,安奈儿前身乃是“安尼儿童装店”,于1996年在深圳女人世界开业,1999年成功注册“Annil安奈儿”品牌,开始走品牌化发展路线,2017年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上市,成为国内A股童装第一股。上市之后,公司门店数量开始稳步增长,但整体业绩反而大不如前,净利率一降再降,从昔日的10%将至了3%。不仅如此,门店的运营效率也开始逐渐下滑,增收主要依靠线上板块,可受制于电商业务的价格战和高昂的运营成本,公司的盈利水平开始持续走低。眼看公司深陷增收不增利的怪圈,安奈儿开始紧急寻求解决办法。2019年,安奈儿以2400万元现金增资深圳市心宇婴童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心宇婴童”),拿到了20%的股权,并派驻董事,对外宣称:公司将与合作企业旗下知名品牌“阳光鼠”形成协同效应。希望借此来提高自身竞争力,扩大营收面。但倒霉的是,这项合作持续时间还不到一年,就以失败告终了。据了解,受疫情影响,心宇婴童出现接连亏损,加之企业内部管理不当等一系列问题,直至2020年,该公司就连年度财务报表都已无法出具。期间,安奈儿试图与心宇婴童公司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达成回购协议降低损失,但最终并未能履行。此点,安奈儿在业绩预告变动原因说明中也提及“公司聘请的律师事务所认为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公司实现债权的难度较大,心宇婴童、阳光鼠、薛丽无法回款的风险较高”。安奈儿已于近日就这一纠纷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提交诉讼立案申请。
此事一出,对于本就叫苦不迭的安奈儿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亏损面更大了。俗话说,祸不单行。就在投资的同一年,安奈儿另深陷“商标侵权”官司,并且以败诉告终,判赔对方300万。
据悉,2019年初,一家名为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以安奈儿侵犯其5项商标为由向法院提起公诉,要求安奈儿停止侵权行为、公开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6100万元。官司于同年8月在深圳开庭,安奈儿惨遭败诉,判赔300万。但安奈儿并不服审理结果,并于2019年底提起上诉。接二连三之下,安奈儿估计早已是筋疲力竭。但利益面前,谁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处理危机的安奈儿实际控制人曹璋、王建青夫妇,肯定没想到老股东们早已经准备套现离场了。2018年安奈儿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廖智刚、监事会主席聂玉芬离职、2019年副总经理王一朋、财务总监熊小兵离职。此外,副总经理龙燕、企划支持部负责人肖艳、董事会秘书蒋春、监事会主席王建国、风险控制部经理程淑霞等也前后开启了套现之路。众所周知,安奈儿是一家典型的管理层持股公司,现如今,股东们也就是管理层纷纷离场,是要把安奈儿变成一个空壳公司的节奏?于是为了稳住公司团队、稳定股价,2020年5月,安奈儿推出了新一轮的股票激励方案,继续向关键员工分配股票。但是,无奈依旧没有稳住股价,截止今日收盘,市值仅为13.89亿元,还不及高点时的一半。整一年下来,安奈儿的门店数量也在持续减少。据统计,进入2020年以来,四个季度分别净关店43家、97家、46家、39家,门店总量由2019年时期的1505家减少至2020年底的1280家。对此,业内人士朱首国表示:“安奈儿的营收多靠线下专卖店和高端定位,疫情袭来,导致出行受限、消费下降,重资产势必会受到影响,且会很明显,母婴连锁店也是如此”。“疫情只是辅助因素,安奈儿库存太大,截止2020年9月底,存货4.26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6.19%,比巴拉巴拉、金发拉比、起步股份等童装上市公司的整体水平还要高,这一隐患加重了安奈儿的经营负担,也预示着肯定要亏损。”另一行业人士指出。身为我国的童装第一股,安奈儿在高端系列已领跑行业多年。但俗话说,过犹不及,只有把根基扎牢了,再稳步推进才能保证走的长远。至于未来其能否找到扭亏为盈的方法,走出泥潭,还看安奈儿的后续运维吧。此文由母婴前沿主笔南旭撰写
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