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装时尚

2020年蒙牛实现双千亿目标了吗?

母婴前沿蒙牛接下来的5年发展计划如何落地,是否也会是“大梦一场”?作者|傅三幸 ▲这是母婴前沿第1431篇原创文章日前,在第十一届央视财经论坛上,蒙牛提出:2021年将启动“再创一…

母婴前沿
蒙牛接下来的5年发展计划如何落地,是否也会是“大梦一场”?
作者|傅三幸
▲这是母婴前沿第1431篇原创文章
日前,在第十一届央视财经论坛上,蒙牛提出:2021年将启动“再创一个新蒙牛”的五年发展计划。
然而,犹记2017年,蒙牛也曾对外立下豪言壮志,誓要在2020年销售额和市值均破千亿。
如今2020年已经画下了句号,那么蒙牛实现它的“双千亿”目标了吗?
双千亿目标难实现?
从蒙牛目前的完成情况来看,2018年其市值就已突破千亿并稳居不下,但营收却始终不甚乐观。
翻阅蒙牛近几年财报可见,2018年和2019年营收均不足800亿元,分别为689.77亿元、790.30亿元。
可就在冲刺双千亿目标的紧要关头,又碰到了新冠疫情这只拦路虎。
使得其在2020年1-6月,营收较去年同期还减少了5.8%至375.33亿元。
也就是说,蒙牛想要实现全年千亿的目标,需要在高增长的支撑下,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625亿以上的营收。
但是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几年来,蒙牛增长持续放缓。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2020年6月,蒙牛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4.66%、14.57%、-5.83%。
而这也意味着,在开局艰难和增长迟缓下,蒙牛想要实现当初立下的flag仍具有一定难度。
细分品类增长迟缓?
并且从分类上来看,蒙牛共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为液态奶产品、冰激凌产品、奶粉产品。
其中液态奶产品一直是蒙牛营收的主要来源,2020年上半年,液态奶产品占据总营收的86.8%至325.65亿元,冰激凌和奶粉则分别实现营收22.29亿元和22.82亿元,占总营收的5.9%、6.1%。
而液态奶产品再往下细分,又分为常温奶、低温酸奶、鲜奶三大块子产品线。
但是无论是常温奶还会低温酸奶,都面临着需求增长疲软的困境。
于是处在高速成长期的鲜奶,成为了蒙牛发力的方向。
2017年4月,蒙牛正式成立鲜奶事业部,打造了低温奶子品牌“每日鲜语”和“现代牧场”。
2020年10月,还和可口可乐合资成立了“可牛了乳制品有限公司”,欲打造全新的低温奶品牌。
由于与市场上普遍的常温奶不同,低温巴氏奶在工艺上摒弃了高温杀菌,采用的是巴氏杀菌法,而这种工艺的特点就是不会彻底杀灭所有的微生物,会保留部分珍贵的活性营养物质,但也正因如此,导致了巴氏奶极易变质,保质期一般仅有3-7天,最长也超不过15天。
因此,这就要求乳企尽量缩小牧场到生产工厂再到销售终端的距离。
一般而言,在奶源地周围300-500公里可实现配送,若距离增加,配送成本也会随之大大提高。
所以,目前我国低温奶领域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龙头,而是呈现出明显的地域割据局面。
奶粉产品作为蒙牛的第二大贡献来源,由于君乐宝已出表,导致上半年蒙牛奶粉业务收入骤降至22.82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44.1%。
尽管2019年下半年,蒙牛收购的贝拉米奶粉,在2020年上半年通过借壳的方式获得了中文标识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许可,但在短期内难以填补君乐宝的空缺,蒙牛奶粉业务将大概率无法延续2019年的高增长。
卢敏放表示:“虽然蒙牛2020年的财报还没有公布,但从上半年的指标看,我们确实受到疫情影响,出现了增速放缓的局面,不过依然保持着增长。总体而言,蒙牛2020年的发展好于我的预期,特别是利润和新业务的增长非常出色,我对全年的业绩很有信心,蒙牛离千亿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可要知道“离千亿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完成目标”,那么蒙牛究竟离双千亿目标有多近呢?
催肥的蒙牛,隐患重重?
实际上,为了扩大商业版图实现快速增收,近十年来,蒙牛进行了频繁的资本运作,包括2010年收购君乐宝、2013年控股雅士利、2016年收购多美滋、2017年控股现代牧业、2018年收购圣牧高科。
2019年至2020年间,蒙牛更是开启疯狂收购模式。
先是斥资15亿澳元(约71亿元)收购澳洲品牌贝拉米,后欲以6亿澳元(约31.87亿元)收购澳洲乳制品和饮料公司LION-DAIRY & DRINKS PTY LTD,但该项目最终因“其中一项条件未能于于先决条件届满日期达成”而流产,随后,又几经反转,将妙可蓝多以不超过30亿元收入囊中。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这一系列的动作在实现并表后,将会有效增厚蒙牛的营收体量。
就在今年1月11日,妙可蓝多发布2020年的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27.5-28.5亿元;净利润0.55-0.75亿元;扣非净利润0.49-0.69亿元。
对于业绩预增的主要原因,妙可蓝多在预告中称,一方面因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较2019年同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另一方面是因为2019年的比较基数较小。
但与此同时,在接连不断收并购、入股等举措背后,蒙牛也要面对来自市场、业绩和资金等多重压力。
早前,由于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企业连续多个财年的亏损,硬生生的把蒙牛拉下巨头之位。
而今,贝拉米和妙可蓝多的加入,不知对于蒙牛来说是添砖加瓦,还是引火烧身?
拿妙可蓝多来说,尽管其实现了正向盈利,但是2020年妙可蓝多发生剧烈人员变动,从董事、财务总监、董秘、证监事务代表到副总经理等多位高管人士离职。
而足球场上有句俗话:换帅如换刀。
如果把这句话放在时刻需要面对消费风口瞬息万变的食品快消行业,更是如此。
五年计划执行如何?
千亿目标还未确认是否完成,蒙牛又在第十一届央视财经论坛上喊出:2021年将启动“再创一个新蒙牛”的五年发展计划。
事实上,这还并不是蒙牛第一次对外提及此事,早在蒙牛冰品事业部合作伙伴大会上,蒙牛总裁卢敏放就曾强调要在,2025 年“再创一个蒙牛”。
“「再创一个蒙牛」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业绩目标,关键是要利用好这五年时间,实现蒙牛商业模式、体制机制、发展路径等各方面的改革、升级和完善,让蒙牛脱胎换骨、达成质的飞跃,在更长远的未来能够实现更好的发展。”卢敏放表示。
可是这5年发展计划如何落地,是否也会是“大梦一场”值得关注
此文由母婴前沿主笔傅三幸撰写
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