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鞍钢职工大学(严玲:筑梦鞍钢 逐梦蓝海)

鞍钢职工大学 筑梦鞍钢 逐梦蓝海 2021年4月19日,人民大会堂。手捧奖状、佩戴着全国五一巾帼奖章,鞍钢集团钢铁研究院船舶用钢研究室主任严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此刻,全球…

鞍钢职工大学

筑梦鞍钢 逐梦蓝海

2021年4月19日,人民大会堂。手捧奖状、佩戴着全国五一巾帼奖章,鞍钢集团钢铁研究院船舶用钢研究室主任严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此刻,全球首座超深水钻井平台“蓝鲸1号”正在进行可燃冰开采;“海上巨无霸”24000箱超大型集装箱船“双子星”号正在海上平稳地行驶;全球首艘Arc7冰区级别极地凝析油轮正“破冰”驶向北极圈……
一位看似平常的弱女子,早已把梦想置身于蔚蓝色的大海,把自己交给了海洋工程材料事业,在她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中国第一,为推动我国钢铁工业和船舶工业跻身世界先进行列作出了贡献。

梦想——投入鞍钢的怀抱
全国五一巾帼奖章获得者严玲。康成明 摄
1994年春夏之交,求学四年的严玲即将告别母校,当时许多钢厂向成绩排名第一的她投来橄榄枝,这其中也不乏国内知名并且地理位置相对优越的钢铁企业。父母都是鞍钢人的她毫不迟疑地选择了鞍钢,因为像父辈一样奉献所学、报效鞍钢,是她从未动摇过的信念。
当年,严玲的父母大学毕业先后来到鞍钢,这座钢厂记录了他们奋斗的岁月和成长的足迹。让她印象深刻的是,父母穿着藏蓝色的工作服,每天早出晚归。每周仅有的一个休息日,父母也常常在单位加班,对她的学业根本无暇辅导。逐渐长大的严玲,看到了父母工作的辛苦,也深刻理解了鞍钢人的奉献对于国家建设的重要意义。在这种精神的感染下,她也萌生了接过父母手中的接力棒、将来投身鞍钢建设的想法。填报大学志愿时,她一连报了三所大学,第一志愿都是金属压力加工专业,想子承父业。“无论考上哪所大学,毕业后一定要回到家乡、报效鞍钢。”在上报高考志愿的同时,这个志向也被她铭刻心底。
1994年的夏天,对于23岁的严玲来说是特别难忘的。穿着肥肥大大的工作服,她第一次作为一名鞍钢职工走进了鞍钢第一初轧厂的大门。在厂调度室实习半年后,她主动申请从基层车间做起。严玲心里清楚,要想在这个专业有所建树,既要面对又苦又脏的工作环境,也必须在生产一线进行实践,这样才能掌握更多的现场经验,也才能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一开始,工人们对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并不在意,猜想着她待不了多久就会打退堂鼓。可是,渐渐地,大家发现她身上有股惊人的毅力,“小姑娘不娇气,能吃苦,干活不惜力,能跟我们工人打成一片。”设备坏了,她跟现场工人一起研究如何修;数据不准确,她连续几个晚上加班查找原因;遇到工人师傅干活,她也会搭把手……一晃三年过去了,她蜕去青涩,成长为一名干练、有实践经验的技术人员。
1997年,凭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和相对丰富的实践经验,严玲走进了鞍钢科研创新的主战场,真正投入到钢铁材料新产品研发当中。
战场——必须冲到一线
严玲(右三)和团队成员为鞍钢海工用钢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在钢铁研究院,严玲最早接触的人是师父徐建国,一位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老科研人。
“只要有试验,无论多晚,师父都会带着我们一起去,从站前到灵山中厚板厂,要先坐公交车再步行,单程就得一两个小时……”两年里,严玲跟着徐建国,跟踪每一块新研发的钢板,研究每一个技术参数;在那段日子里,她明白了“以钢为令”的重要性,每一个新品种的轧制,都需要生产现场的配合,而试验的时间完全看生产现场的排产,排什么班,就得上什么班,经常是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得顶着月亮上班,徐建国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不到现场跟踪试制,不获取第一手资料,就无法进行试验结果的准确分析。”
从实验室到生产现场、再到检验室,严玲在年近花甲的师父带领下,也忘记了自己的性别,记住的只有徐师父的那一句,“搞科研必须深入一线”。许多年过去了,徐师父早已退休,严玲的头上也有了些许的白发,可是,师父的那些话她却从来没有忘记。
张鹏是严玲的徒弟,在他的印象中,严玲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好师父。“话不多,但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每一次跟钢她都全程参与,即使她出差不在鞍山,也会通过电话向我详细了解现场的试制情况。”
在鞍钢,导师带徒是多年流传下来的良好传统,当初耳濡目染师父的亲力亲为、钻坚研微,如今轮到严玲当师父,她同样要把这种好作风传承下去。
张鹏说,这些年他真切地感受到深入现场对于科研人员的重要性,短短几年时间,他跟着严玲跑现场、泡一线,很快就能单独承担项目,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让鞍钢股份中厚板事业部轧钢首席专家田宇印象深刻的是,从坯料装炉加热、轧制、热处理,再到划样、剪切,严玲负责的那条产线每一道工序都留下她的身影。跟一线工人交代温度如何控制,共同研讨轧制步骤,他们曾经一起度过除夕、国庆长假。“这是一条产线,更是严玲的战场。”田宇说。
实力——为“蓝鲸一号”研发关键钢板
为了提升科研水平,严玲选择到北京科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17年5月10日,“蓝鲸一号”重装登场。
这是全球第一座超深水钻井平台,设计寿命25年,能够在全球95%的海域工作、承受16级的大风。如此高端的设计,对于关键部位钢板的要求很高。过去这种钢板需要进口,除了费用高,还要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以及承受近乎苛刻的条款限制。
2013年,“蓝鲸一号”的设计方中集集团准备结束这种钢板进口的历史,实现这种材料的国产化,他们把希望寄托在鞍钢身上。
此刻的严玲已经是钢铁产品所船板海工用钢研发团队的负责人。说起来,她们团队早在2009年就开始进行与这个设计类似的高端材料的前瞻性开发,然而由于当时海洋平台设计相对落后,一直没能实现产品的批量生产和供货。
这一次,中集集团对材料的要求更高,要能抵御冰冷海水年复一年的拍打,还要有足够的韧性以抵御大浪的冲击,同时必须在3个月内交货。
面对这个重任,严玲和团队成员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终于有机会打破国外垄断,把这个材料用到国家重点工程上,由此证明我们中国的钢铁材料可以比肩世界一流水平;担心的是,这么短的时间能否突破技术瓶颈,批量、稳定生产出合格的产品?
接到任务后,严玲带领团队迅速进入攻关状态,开始了从实验室、生产一线到检验室三点一线的忙碌。然而,试制进行了近1个月,却遇到难以突破的瓶颈。“钢材表面的韧性已经达到要求,但钢板芯部的韧性和强度始终无法达到理想指标。”受到厚度效应的影响,随着钢板厚度的增加,那么它芯部的强度和韧性指标会相应恶化,钢板在承受载荷时就可能导致整体发生脆断……
面临着一次次实验、一次次失败,严玲和团体成员却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内心的激情让他们忘记了隆冬时节的寒冷。经过连续36个小时奋战在一线,又一次排查了冶金流程中的所有技术参数,终于找到了性能波动的原因。经过工艺优化,钢板的性能终于达到优异,产品研发成功了!按期交货的那一天,看到用户满意的笑容,严玲和团队成员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海工科研人的梦想,在鞍钢实现了。
纯粹——科研人的标准
在严玲的记忆里,总是难忘师父徐建国等那一代人的科研记录本。工整的字体记录着每一次实验的目的、过程和工艺参数,还有冲洗出来的黑白组织照片、详细的实验结果分析,附带用户对产品的检测评价……每一个新品种都有着这样一本完整、翔实的记录。它们记载的不仅是每一个新材料的诞生史,更铭刻了老一辈科研人严谨、求真的敬业品格。
从入职之初,严玲就不断地在问自己:“到底要做一个怎样的科研工作者?”一位位老科研人身上淡泊名利、不计个人得失的奉献精神感染着她,她也决心要做一名把鞍钢利益放在首位、理想纯粹的科研人。
2007年,一位温州的客户投诉,称其购买的鞍钢产品在钢材深加工后,产品性能不合。严玲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冒着江南酷暑,利用近半个月的时间帮助用户调试,优化工艺,最终生产出合格的深加工钢板,为鞍钢挽回了经济损失400多万元。用户在钦佩的同时,当即提出以20万的年薪聘请她。说起来,这个数目可是当时严玲年收入的5-6倍,但是她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选择鞍钢,为“大国重器”增光添彩,是她的梦想,与金钱无关。
让张鹏印象深刻的是,这些年只要新产品研发过程中出现问题,严玲从不会推卸责任,而是更多地从自身找原因,逐个工序排查。众所周知,新产品的研发是一个全流程的系统化工作,从冶金过程的可操作性、成分体系和工艺设计的合理性到工艺控制的精准性,这其中涉及的环节很多。材料性能与预想的指标出现偏差,有可能是工艺执行问题,也可能是材料设计问题,严玲一直在做好全工序分析排查的基础上,进行综合研判,为新产品打通生产路径的同时,也实现了多个专业间的交叉融合。在她的带动下,项目组的成员都沉下心来一心一意搞科研,目前,张鹏正在攻读博士学位。
“自己给自己加码,时刻有危机感,促使自己不断进步。”这是严玲写给自己的一段话。
到钢铁研究院工作后,随着科研工作的深入,她越发感到专业知识的欠缺。为此,已经离开大学校园十年的她,毅然选择重新深造,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科技大学,攻读金属材料专业的研究生。当时,严玲的女儿不足三岁,在陪伴孩子成长与提升自我的两难抉择中,她艰难地选择了后者。她说:“缺失了对女儿两年多的陪伴,给年近古稀的父母增加了负担,让我觉得很愧疚和遗憾;可是为了能做好今后二十年的科研工作,我只能暂时舍弃小家。”
这些年,她送给女儿最好的礼物就是独立、自强的品质。在孩子中考那一年,正好是鞍钢申报“海洋装备用金属材料及其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关键时刻,作为申报材料的起草人、答辩组成员,严玲挑灯夜战准备材料,舍弃了节假日,更无暇顾及备考的孩子,她只能这样勉励自己:“用努力工作给孩子作出最好的示范。” “蓝鲸一号”开采可燃冰成功的那一刻,正在备战高考的女儿给她发来微信:“妈妈,我为您骄傲!”严玲的女儿明年即将大学毕业,已经获得了保研的资格。严玲一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女儿作出榜样,让孩子懂得付出就有回报,只要努力过、奋斗过,人生就不留遗憾。
这些年,严玲带领团队先后承担了30多项国家级、省部级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主持开发出九大系列、200多个新钢种,形成20项独有关键技术,全球首发产品4项,53个关键品种填补国内空白。
回首往事,在鞍钢工作了27年的严玲,由衷感谢鞍钢这个平台,“我很荣幸能成为鞍钢发展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未来,我还要继续努力, 追梦前行。”

记者   王颖
来源   鞍钢日报

鞍钢职工大学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