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南京鸡鸣寺(南京鸡鸣寺,为何被全网年轻人吐槽?)

南京鸡鸣寺 去过南京鸡鸣寺的年轻人,都有机会体验一把命运的无常。本来平平无奇的生活,期待求签过后能有好的转变,没成想愈演愈烈,成为前半生无法承受之重,而这,在社交网络,并不是孤案。…

南京鸡鸣寺

去过南京鸡鸣寺的年轻人,都有机会体验一把命运的无常。
本来平平无奇的生活,期待求签过后能有好的转变,没成想愈演愈烈,成为前半生无法承受之重,而这,在社交网络,并不是孤案。

一位短视频平台的小姐姐coolitred,发了一条抱怨南京鸡鸣寺不灵的消息,突然爆火,甚至跨平台上了热搜。

而在一位转载博主的评论区中,共收获了4.2万条留言,近1.5万名同样去过鸡鸣寺的年轻人,在此抱团,痛陈际遇的不公。

有人在这位博主的评论区中,统计出了有过相同经历的悲惨姐妹,截至目前,共有近700位年轻人在去过鸡鸣寺后罹患感冒,近300位丢失了化妆品,3000余位去过后分手,还有1000余位去过后挂科。

这还不算跌打骨伤、意外失财、同事抢功和给领导背锅的意外群众。

很多年轻人都是风闻鸡鸣寺的灵验,在DNA萌动之后踏上了跨城之旅,鸡鸣寺,是很多人踏入南京的第一站,也有可能是最后一站。

10元门票,送三支香,一些人从烧香伊始,就遭遇了离奇。

“爬个中山陵回来半月板撕裂了,是这个原因吗?当时还想,中山陵这么点路,怎么腿会这么疼?”

“正常走路,从鸡鸣寺的石梯台阶上摔倒滚下来了。”

“和男朋友从鸡鸣寺出来,他的前任就给发消息骚扰,为此和男友吵了一年的架。”

在评论区中看的惨剧多了,以致于求姻缘不灵至今母胎solo的年轻人,都会自认为是最幸运的人。

从大家的遭遇来看,不幸涵盖了衣食住行,基本做到了没有死角。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某个地域能有如此集中发生的不幸,也的确罕见。

加上评论区不断有人安利更加灵验更加稳健的其他寺庙,你甚至会有种寺院内卷的错觉。

一些原教旨主义香客认为,这些年轻人离奇的集体回忆,已经对鸡鸣寺的旅游构成了冲击,如果不是有意的地域黑,就是心不诚,所以不灵。

但这类评论,回应者寥寥,如果以去过鸡鸣寺的年轻人作为社会样本,那么他们就属于幸存者偏差。

他们的经历,在某种程度,显然是不被评论区吐槽者们信服的。

南京鸡鸣寺,至今已有1700余年的历史,是南京最古老的梵刹和皇家寺庙之一,香火一直旺盛不衰,自古有“南朝第一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的美誉,南朝时期与栖霞寺、定山寺齐名,是南朝时期中国的佛教中心。

“鸡鸣寺”三字,是朱元璋御题,菩提达摩在此居住过,甚至,《新白娘子传奇》中雷峰塔的外景,也是在此拍摄。

从历史上崇高的地位来看,这样的不灵验,是不可思议的。

但掌握了生存方法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并不会屈服于任何困难。

他们认为,由于鸡鸣寺对运势的反向助推过于灵验,为了保险起见,建议大家都可以尝试逆向思维。

比如,去求事业,就能收获爱情,或你可以对管姻缘的菩萨不闻不问,而在财神殿中长跪不起。

按照以往经验,一个事件从出现到形成一种文化现象,会经历漫长的发酵衍变。

南京鸡鸣寺,能在网络中吸引如此众多的吐槽,也肯定不是一日之事。

有人曾给出这样的评价,“这座孙权建的法寺,不仅保佑不了江东,也保佑不了饭圈。”

鸡鸣寺与饭圈,两者看似毫无关联,却因演员龚俊的一次拜佛出现了微妙的转折。

在《山河令》开播之前,龚俊特意去拜了南京的鸡鸣寺,名利双收。

而他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搞钱。

这个表态让他的粉丝十分放心,安心求财没有恋情的工作机器,是在饭圈内被值得信任的。

此次事件,让南京鸡鸣寺,意外在饭圈火爆。

无数年轻人开始步其后尘,前往鸡鸣寺开启了膜拜之旅。

从今年3月开始,去往鸡鸣寺的年轻游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大家带着目的前去,又心怀忐忑归营,没人知道属于龚俊的好运会不会也落在自己身上,但从目前的舆论结果来看,大部分都崴了泥。

“菩萨不可能面面俱到,烧一次免费香,却想获得磅礴的运势,这并不是求拜,而是给人生加了杠杆,算投机。”

鸡鸣寺,只是一个景点,即使是玄学,也要讲求理性,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没准是另一个学科的原因呢?

南京鸡鸣寺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