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装品牌

婴幼儿辅食米粉的狂欢还能持续多久?

严正声明:“母婴前沿”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母婴前沿”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母婴前沿”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母婴前沿”将公布“黑…

严正声明:“母婴前沿”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母婴前沿”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母婴前沿”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母婴前沿”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母婴前沿”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丨知我底
美编丨木毅
母婴前沿网出品:
www.muyingqianyan.com
全文约2200字,阅读需要7分钟
国内婴幼儿辅食行业起步虽然较晚,但在我国出台各种有关婴幼儿产品政策后,婴幼儿辅食进入了快速发展期,各种琳琅满目的品牌在各大线上线下商城的货架上出现,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可在这华丽包装与不菲价格的背后,却是婴幼儿辅食市场的乱象丛生。
华而不实,价格虚高
据了解涉及到婴幼儿辅食的标准主要有三种,分别是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GB10769-2010,婴幼儿灌装辅助食品GB10770-2010,辅食营养补充品GB22570-2014。
由于辅食不似奶粉那样监管严格,产品的成分与制作流程也缺乏标准管制。众所周知婴幼儿辅食属于特殊膳食类,但市面上不少的品牌都存着侥幸心理,以产品的通用标准或行业标准来打擦边球。
即使是大名鼎鼎的英氏,就曾在不久前被媒体曝光称营养猪肉酥、健恩婴幼儿营养面条等产品,声称适合6个月到3岁的婴幼儿食用,可实际上从食药监总局官网查询生产许可证编号时,却发现产品以“普通”的标准制作生产的,并未指定人群或是指定年龄段食用。
也就是说市面上部分标注“婴幼儿辅食”的产品,无一是真正的婴幼儿辅食,甚至与平常家里吃的并未有什么区别。可有意思的是,这些产品没有做到“婴幼儿标准”,但却将几元、十几元的东西哄抬至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对此,也不禁让人疑惑这些企业以普通产品伪装成婴幼儿产品,良心上怎么能过的去?
营养添加随意,超标或不足
婴幼儿辅食的添加,不只是孩子在断奶后的口粮,也是孩子摄入营养的主要来源。可在《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GB10769-2010)中,只对谷类辅食中的能量、蛋白质、脂肪等成分有强制要求,对一些营养素表述为“可选择”。
继而市面上就出现了不少以添加各种“营养素”为噱头的婴幼儿辅食产品,什么益生菌、益生元、甚至还有红枣都成为了辅食添加物的卖点。
实际上于辅食行业来说,法规约束本身较松,属于一个需建立制度的监管盲区。而食品药监局也只对必备元素是否达标,菌落等指标参数是否超标,以及是否存在外包装标签问题等有约束,那些夸大宣传、冒充婴幼儿辅食的现象则不在其执法范围内。
可即使食药监局检测项目少,没有像婴幼儿奶粉那样严格,但还是有不少企业相继被通报。就在去年11月22日,就有7批次产品被通报不合格,大部分都是以钠、叶酸、维生素B1、生物素等营养素不足而被通报。由此可见,辅食行业对于宣传与成分添加上由于没有标准,部分厂家便随意而为。
辅食问题凸显,监管渐严
由于近两年来,婴幼儿辅食市场需求越来越大,风口之下,乱象频出,所以监管部门也在加紧脚步规范辅食市场。
就在6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发布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中镉的临时限量值的公告》,公告称为保障婴幼儿健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依据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中镉风险评估结论,现制定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中镉的临时限量值为0.06mg/kg,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原来的镉含量在大米的限量值是0.2mg/kg,在米粉的限量值是0.14mg/kg)
新规发布后,婴幼儿辅食品牌都顺应号召,排检自身产品,目前据悉部分婴幼儿品牌产品已经在召回的路上。
而该政策的下发无疑为婴幼儿辅食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从侧面也说明婴幼儿辅食存在发展空间,同时监管部门的重视,会让该行业或许在未来的不久将迎接向奶粉新政那样的大规模整改及换血。
其实该苗头早在2017年就有显露,去年4月食药监局发布了《关于落实婴幼儿辅助食品生产许可审查细则严格生产许可工作的通知》,公告中称,自2018年6月30日起持有罐头、挂面、饼干、婴幼儿及其他配方谷粉等食品类别生产许可证,以及未取得婴幼儿辅助食品类别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不得生产婴幼儿辅助食品。2018年6月30日前生产的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婴幼儿辅助食品产品,在保质期内可以继续销售。
新政整改,顺势而为,并未对行业带来冲击
近日的“镉”事件,可谓是在辅食行业闹得人心惶惶。据悉,是因为国监总局查了40多家米粉企业,其中有20多家超标。
可深入了解发现,事件起由是因为米粉镉含量原本并没有相关标准,所以便按照大米0.2的标准来生产制作的,但卫健委对米粉的检测标准为0.14,所以当他们检测发现有37批次的产品镉含量都超标时,便上报给国监总局,由于本身就没有相关标准的制约镉含量,所以经商议便出台了0.06的标准。
而新标准的出台比原标准严格了50%,导致大部分中铬含量新标90%以上的米粉可能都不达标,所以大部分企业和品牌在要求门店下架,等第三方权威检测报告出来后进行召回换货或者上架销售。
事发突然,自公告发布后,并未有任何一级政府,任何行政管理部门另行以公告的形式,要求下架或者召回2018年6月21日之前生产的所有婴幼儿米粉,也没有听说哪个行政管理部门对2018年6月21日前生产的婴幼儿米粉,关于“镉”超临时限量值进行处罚。说到底,该标准的出台是政府对辅食行业开始重视的一种表现形式。而有些媒体以某些企业因“镉”召回,而大肆炒作,实则是对辅食行业的趁火打劫。
母婴行业人士刘先生表示:政府出台辅食细则与企业的审查标准,这是对行业的一种肃清,对不具备婴幼儿辅食生产资质的企业进行整改是行业的一种进步。会让行业越来越规范,敦促企业正规化,产品质量化、标准化。
当然,对于辅食米粉镉超标的企业肯定会受到影响,后期肯定会面临召回和下架。但是米粉跟奶粉不一样,可替代性很强,再者对于母婴门店系统来说,米粉占比不算高,最多面临的是换符合规定的品牌而已。所以对消费者终端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击和恐慌。
但是行业人士也指出,真正的乱象在于营养品行业,它将会是下一个国家大力整治的对象。
此文为母婴前沿编辑知我底撰写,
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