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童装时尚

号称是纯天然的儿童面霜,激素含量竟超标30倍

今日,#婴儿用抑菌霜后成大头娃娃#一事冲上热搜,原因是一名5个月大的女婴变成重达22斤的“大头娃娃”,并伴有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症状。疑似是使用了添加超量激素的“嗳婴树”品牌的…

今日,#婴儿用抑菌霜后成大头娃娃#一事冲上热搜,原因是一名5个月大的女婴变成重达22斤的“大头娃娃”,并伴有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症状。疑似是使用了添加超量激素的“嗳婴树”品牌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所致。随后,此事也引起民众对“宝宝霜”的热议。

益芙灵和开心森林检出超强效激素
据了解,柚子(女宝化名)两个月大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发现孩子不仅没有长高,而且越来越胖,汗毛更是疯长。
随即,就去市里的医院检查孩子的身体以及母乳状态,但报告却显示一切正常。
对此,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减少喂奶量,节食减肥。
但即便是谨遵医嘱节食减肥,柚子却还是止不住的变胖,3个月19斤,4个月20斤,5个月22斤……察觉异常的柚子的父母,在2020年11月去到了更权威的医院——南京儿童医院,而后被医生猜测可能是使用了激素药膏所致,并经过多项排查都显示正常,反而验证了医生的猜想,最终给出的诊断结果显示:类库欣综合症。
公开资料显示:库欣综合症又称皮质醇增多症,是由于多种原因引起的肾上腺皮质长期分泌过多糖皮质激素所产生的临床症候群,也称为内源性库欣综合征。主要表现为满月脸、向心性肥胖、生长发育停滞、多毛、高血压、继发性糖尿病和骨质疏松等。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长期应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或长期酗酒也可引起类似库欣综合征的临床表现,称为外源性、药源性或类库欣综合征。
结合医生猜测和诊断结果,最终柚子家长把目光锁定在了日常给孩子抹身体的一款名为“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
通过联系评测机构对此产品进行检测,后该评测机构将上述抑菌膏以及同厂家的另一款婴儿霜“开心森林”送给专业机构检测,检测结果均含有超过30(mg/kg)的氯倍他索丙酸脂。
那么氯倍他索丙酸脂是什么?
氯倍他索丙酸酯又名丙酸氯倍他索,属于糖皮质激素家族中的一员,根据美国发布的《常用外用糖皮质激素效能分级》显示,氯倍他索丙酸酯属于“超强效激素”。
针对此事,社会上也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有消费者怒斥无良商家违规添加激素,督促相关部门严查此事。
“天呐,现在这些商家真的是什么都敢往婴儿用的产品里加,也不知道这样的产品为什么会被检验合格还流入市场。”
“比处罚更重要的应该是如何避免信任危机,总不能每暴雷一个产品消费者以后就不敢用某类产品,这不是消费者该做的事。”
“先是有毒奶粉,然后是过期疫苗,现在又是激素婴幼儿产品,一次次地被不良厂家毒害初生婴儿,一次次地查办,怎么还是不管用呢?这让祖国的小花朵怎么健康的成长呢?”
“外用糖皮质激素(即俗称的“激素”)是治疗湿疹的首选药物,使用时一般控制在安全剂量内,确保既除湿疹,又无副作用,所以起效较慢。但不良商家为了追求“看得见”的疗效,盲目加大剂量,对副作用视而不见,甚至推荐“日常护理”(以提高销量),属实该死 ! 只可惜,糖皮质激素是一种好药,却被一次次地滥用、误用坏了名声。”
但也有消费者认为是柚子父母产品挑选和使用不当,导致这后续一系列问题。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要给宝宝天天抹这个?我家宝宝51天了,也得过湿疹,但是去医院找医生拿药,也是针对湿疹的激素,可不会伤害到宝宝。”
“总是怪商家,家长也有责任,哪有擦这么多药膏的,要知道没有绝对安全的产品。”
“孩子跟着你们真受罪,哪有这么涂的,糊的厚厚一层,天天糊着不透气能不红烂吗,还是带激素的药膏,孩子也说不出来,真实看着就难受。”
值得一提的是,有报道称,2019年5月7日,“嗳婴树”品牌厂家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公司曾在其官方微信号上公布一份“权威检测报告”。
根据2019年3月6日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出具的多份委托检查报告,其中“欧艾牌抑菌霜”、“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检测结果正常,该公司称“结论:嗳婴树产品不含激素、抗生素”。
此外,针对此事,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公司企业负责人张先生对媒体表示:“12月份益芙灵拿去检测没有出现这个大头的问题,纯粹是家长利用短视频平台炒作吸粉,因为这个宝宝出生后本身出现了肥胖、湿疹等问题,之后使用了不同品牌的药膏,通过记录的视频,总共使用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仅十天,我们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
而母婴前沿多次致电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公司,截止发稿前,电话均未接通。
目前,漳州市卫健委已联合市场监管局迅速介入,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涉事企业现场调查。并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对在检查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联系权威检测机构进一步检测。涉事企业已暂停生产,并通知经销商对所有涉事产品下架。
消字号是儿童面霜的重灾区
天眼查显示:“嗳婴树”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该司于2017年成立,是一家以研发、生产、销售婴童功效护肤产品的综合性企业,实际控制人为胡永林。
但除了添加激素外,从益芙灵和开心森林这两款婴儿霜的使用说明书了解到,卫生许可证均为“(闽)卫消证字(2017)第0010号”。
也就是说,益芙灵和开心森林并非护肤品,而是一款消毒产品。
但同时这两款产品却在使用说明书上注明,产品适用范围为皮肤表面抑菌及日常护理。
那么消毒软膏能否当护肤产品每日使用?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消字号”产品在功能上应围绕消毒抑菌展开,不能作为皮肤护理长期使用,尤其是给婴儿稚嫩皮肤每天消毒几次,对皮肤伤害很大。
独立市场研究咨询公司英敏特在报告中预测,2021年中国0-3岁婴幼儿护理用品市场规模将达到176亿元。
行业利好之下,吸引了大批消字号产品跨界营销。并且在没有任何医疗资质证明的情况下,大肆违法宣传疗效,硬生生的将仅有抑菌作用的消毒产品鼓吹成了“皮肤神药”。
1月8日,通过电商平台查询发现,仍有渠道商在售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旗下的多款产品,包括嗳婴树金银花天然草本抑菌(浴液)、嗳婴树婴肤清屁屁特护型、欧芙乐多效特护抑菌霜。
其中,嗳婴树婴肤清屁屁特护型适用范围:草本温和抑菌、滋润、修复护臀,是宝贝屁屁隔离污染源,功效特别适用于小儿红屁股、尿、汗、热引起的痱子、红点等宝贝们“私处”问题,365天日夜特护。适用于皮肤表面抑菌及日常护理。
而根据卫生部门颁发的《消毒管理办法》的第三十一条规定:消毒产品的标签(含说明书)和宣传内容必须真实,不得出现或暗示对疾病的治疗效果。
事实上,近两年来“消字号化妆品”在市场上十分猖獗。
就在2020年9月,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标示为武汉研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芷御坊肤乐维肤膏”被四川省食品药品检验检测院和重庆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研究院检出存在1μg/g的克霉唑。
而根据《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规定:不得检出克霉唑。
同年2月,广东省药品监督局发布的化妆品监督抽检通告显示:广州腾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诺必行”有四批次产品包括1批次金银花婴儿修护膏、2批次婴宝幼儿特护膏、1批次婴宝护肤霜,被检出违禁物包括咪康唑、克霉唑、苯海拉明。
公开资料显示:咪康唑、克霉唑属于抗真菌药物,皮肤外用后可能会发生皮疹、充血、肿胀、水疱、脱屑、皮肤烧灼感、瘙痒或其他皮肤刺激征象,甚至会产生耐药性。
另一款违禁物苯海拉明则属于口服抗组胺类药物,外用效果有限,且还有可能引发局部刺激性皮炎。
同一批次的广东康婴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康婴健婴儿紫草膏”也被检出禁止添加物:地塞米松。
公开资料显示,地塞米松属于激素类成分,滥用可能会导致皮肤变薄、颜色变浅,甚至红肿发炎,并且对于儿童来说,该成分可抑制生长激素的分泌而造成负氮平衡,使生长发育受到影响,所以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使用。
以上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就目前所知曝光的就包括艾因博士、白璞芝、云南七草、杏璞霜、帮宝、鹊肤霜、雪肌霜等消字号品牌,还有不少在品牌婴幼儿护理领域广泛流传。
它们打着纯天然植物提取、不添加任何激素的幌子大肆在渠道中做着功效宣传,但在背后不知道产品中是否会添加什么违规成分。
母婴前沿也就此进行过多篇报道,包括《艾因博士被吹成“皮肤神药”,消字号产品门槛有多低?》、《芷御坊违法宣传层出不穷,谁给你“天下第一霜”的名号?》、《首儿、京儿等肤乐霜存在灰色利益链?》、《宝宝霜大地震:“消字号”抗菌产品大整治,从冒充药品到变身“化妆品”》(点击可跳转阅读)
后来国家在不同的时间段发出来征求意见稿,并列出了中药成分和禁用物质的说明和限制,到现在为止,国家还没有出来正式的公函。所以期待国家能出来最终相关政策,让宝宝护肤行业和消毒行业“正本清源”。
母婴门店专业度亟待加强
在此次“大头宝宝”事件背后,除了品牌方、消费者外,牵涉其中的还有实体母婴门店。
据报道显示,当评测机构随机选择了三家母婴店进行暗访,发现每一家都在售卖着这个问题婴儿霜,并且都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只要顾客提到孩子皮肤红的情况,店员就会倾力推荐这款婴儿霜,当表达想要买别的产品时,店员则表示这一款最好。
对于母婴这样一个对信任度要求极高、消费者极为敏感的行业来说,多数母婴门店要“进店消费完成交易”这一动作,是建立在用户对门店经营者的依赖和信赖上。
但上述三家母婴店同样的举动,却让消费者对母婴门店的信任度下降至冰点。
有消费者呼吁:“希望加强母婴店的销售管理,正不正规只要有钱赚都可以卖的吗?良心不痛吗?现在去买东西,导购是什么赚钱多就推荐你买什么,真是够了!”
而母婴护肤品的从业人员也坦言:“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现在母婴店销售的消字号的皮肤问题的护肤品,大多数含有激素,只是含多含少,还有的就是有些产量比较隐蔽,都是利益在作怪,有的这种激素产品,一瓶卖一两百,成本十几块。”
在2020中国实体母婴(CEMC)大会上,comebaby母婴创始人王娟和懂妈妈产后康复连锁创始人董楠,都曾提到当下急需提升母婴人专业度。
其中董楠表示,母婴店不是没有生意,而是缺乏专业知识的母婴店,一定记住卖一支产品是有爱的,这样生意才能持续。
而王娟也表示,现在我们顾客获得专业知识的渠道越来越多,当你的顾客越来越专业,但是你却一直停滞不前的时候,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说我们还在墨守成规,那么其实淘汰我们的一定不是隔壁的老王,而是这个时代。
所以在当下,消费者思考能力增强,导购除了要为消费者推荐产品,还需要考虑如何形成专业性的服务以打动人心。
在此次激素面霜的背后,是值得品牌方、消费者、母婴店三方深度思考的,如何平衡品质和利益?如何提升认知?如何提升专业度?
此文由母婴前沿首席主笔李知乐撰写
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