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销商学院

贝贝网大面积裁员,母婴垂直电商只有死路一条

原创:张露华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众所周知,电商行业在疫情期间可谓是逆势上扬,但作为母婴垂直类电商的贝贝集团却是个例外。近日,有消息称,贝贝集团受疫情影响,在3月27日…

原创:张露华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众所周知,电商行业在疫情期间可谓是逆势上扬,但作为母婴垂直类电商的贝贝集团却是个例外。近日,有消息称,贝贝集团受疫情影响,在3月27日起进行了大面积裁员,人数近200,占集团比例近20%,涉及旗下贝贝网、贝店、贝仓等多个业务板块。
裁员高达20%?
针对此次裁员风波,贝贝集团发布官方声明表示确有此事,但仅承认裁员50人,占集团员工比例5%。并且公司已按照《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对涉及员工进行沟通及N+1的经济补偿。但经过母婴前沿跟被裁员工沟通了解发现,贝贝集团以“分批”形式进行裁员,其中3月27日是第一批,3月30日是第二批,后续还有几批等待被裁。据上述被裁员工称,她属于三期员工(孕期、产期、哺乳期),也已告知公司自己的个人情况。在裁员时HR给了她三个选择且仅有10分钟考虑时间:1.留在原岗位承担未裁人前就超负荷的工作量;2.选择离家近,但六休一且早10晚10的岗位;3.拿着N+1的经济补偿离职。不难看出,前两个岗位不论是工作时间、时长或是工作量都违背了三期员工的规定,甚至超过了正常员工的工作负荷。是以,在紧迫的选择时间里,该员工只能被迫选择离职。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5月,贝贝网才刚刚宣布完成8.6亿元的第五轮融资,可不过一年时间,就因经不住疫情冲击而大幅裁员,这也不禁令人疑惑有着巨额资金傍身的贝贝集团抗风险能力是否过低,亦或是资金链存在隐患?由此事可见,贝贝网也并非表面那样风光。事实上,近两年来,贝贝网因信息泄露、无视消费者投诉等诸多问题遭到外界质疑。近日,在网经社发布的2019年度消费投诉数据显示,贝贝集团旗下的贝店获“谨慎下单”评级。而在2020年Q1中,贝店获得“不建议下单”评级。贝贝网的跌拓起伏并不是一家所为,纵观整个母婴垂直类电商行业,似乎都不尽如人意。其中被誉为“母婴社区第一股”的宝宝树,仅上市一年多,就频频传出创始人出走、原业务团队几乎大换血、大面积裁员占总人数30%、股权变更等负面新闻,导致股价大跌,市值不足15亿港元。随着宝宝树核心团队相继离职,复星集团取代王怀南成为宝宝树的实际控制人,复星系管理者陆续上位,至此从股权到运营管理,宝宝树已经沦为资本的傀儡。在此之下,作为宝宝树的股东之一宁波招银首信投资合伙企业为保自己财产不受损,于2019年10月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查封、冻结王怀南的5226.55万元财产,目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并开始执行。拥有着大量的活跃用户和多个明星股东加持的宝宝树,在经历诸多动荡之后,已经从头顶光环资本宠儿变为了一家“落魄公司”。继宝宝树之后,贝贝网又陷“裁员风波”,让人不禁感叹,母婴电商的热潮是否是一场泡沫?“内忧外患”挤压母婴电商流量
事实上,对于看起来整个市场都在蓬勃发展的母婴垂直电商,却存在有诸多的壁垒。首先需要直面的就是激烈市场竞争,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预计,2020年我国母婴电商市场规模将会达到3.6万亿。在这其中较为知名的母婴垂直类电商平台就包括母婴之家、蜜芽、辣妈帮、宝宝知道等。然而,这些电商平台也都在自谋出路,譬如蜜芽不再局限于母婴品类,如将眼光放于家庭消费生态,先后推出了高端护肤品牌法蔓籣、健康辅食沛多力、天然食物品牌优培农场、星级彩妆品牌出羽之光等充盈平台商业模式。在此之下,仍然拘于行业品类的母婴电商平台就形如鸡肋,难以实现扩增。用户流量运营成本已经苦不堪言,商家投诉更是此起彼伏,让平台硬伤加码。其次,除了要面对母婴垂直类电商选手,淘宝、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网易考拉等综合类巨头电商的两面夹击更让垂直电商苦不堪言。据相关数据显示,与庞大的母婴电商行业规模相比,垂直母婴电商平台的营收规模连1%都不足。除此之外,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直播带货的兴起,更是分割着母婴垂直电商平台的流量,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由此看来,在看似庞大的母婴市场中,母婴垂直电商平台想要突出重围,冲破多方势力的挤压,基本是难上加难。有业内专家表示:垂直电商平台的终极末路就是要么被并购,要么被淘汰,否则别无出路。此文为母婴前沿编辑张露华撰写,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