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孕妇装品牌

疫情下的母婴求生实录:扛、变、倒逼

原创:包亚婷&李知乐 编辑:木毅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距离武汉封城已经快20天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也进入了第二轮高发隔离期,它依然在肆虐着每个中国人的心。众所周知,疫情下的产业正在…

原创:包亚婷&李知乐 编辑:木毅
制图:青枫 校对:子云
距离武汉封城已经快20天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也进入了第二轮高发隔离期,它依然在肆虐着每个中国人的心。众所周知,疫情下的产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在重重冲击下的母婴行业又是如何“夹缝求生”呢?母婴前沿新媒体花了近一周时间对全国各地的母婴品牌、经销商和门店进行了调研跟踪,种种现状浮出水面:

大部分地区库存告急“无接触配送”成为门店经营拐点以湖北十堰接壤的陕西为例,自武汉封城以后,陕西省也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而西安所有商业机构(除社区便利店、超市、水果蔬菜店等居民生活必需的营业场所外),未经审批许可皆不得营业,全部停水停电。当地知名的母婴连锁机构小飞象的三个仓库被封,导致产品无法出库,门店员工到岗率不到40%,而河南的小飞象连锁到岗率更加严重,不到20%。小飞象创始人冯红卫表示:除非消费者迫切需要产品,我们才会安排去店里取货,最多呆一个小时。目前仓库被封,没办法出货,因小区每一户两天才能出去一个人,员工没办法正常上班。而就在2月7日,西安市西二环太奥商场的乐友孕婴童店因为营业被市民举报,被当地的执法中队、派出所责令立即闭店整顿。针对疫情闭店后造成的损失,冯红卫一笑了之:“其实我们这个行业真的是便利店性质,业内话叫“母婴便利店”,比如山东聊城就把它归为民生,允许正常营业。现在西安这边闭店也是没办法,距离湖北太近了,安全第一。我们只能等疫情过去再正常开业,做了那么多年母婴生意,我们不怕消费者流失,做生意不是初一就是十五,慢慢做会好的。”在东北,做了近20年的老母婴人赵清志也在2月3日让自己的连锁店育婴坊闭店,但他会坚持让1-2家门店营业,他表示:我们每天会接到很多电话,都是消费者要货的信息,现在黑龙江已经禁止私家车上路,只允许十分之一的出租车在路上营业。我们只能通过线上和朋友圈销售,再安排员工去送货,其实员工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去送货,但做这些真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让宝宝口粮不断。而目前全国各地的医疗防护物资紧缺,母婴产品库存告急,这也让海南的南国宝宝母婴连锁创始人刘江文非常苦恼:这场疫情对很多第三产业是致命的,而母婴服务行业遭受到很大的冲击。目前南国宝宝的大部分门店都在营业,但是营业时间在缩短。年后的门店营业额确实比以前增长的很快,但这并不是购买力的真实体现,大部分是恐慌性购买,所以销售额好我并不乐观,因为这是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目前我们的库存也告急,消毒类商品已经断货,奶粉、纸尿裤等快消产品最多还能撑半个月。相信部分小门店日子肯定也不好过,他们没有备货也没有仓库,会被加速淘汰。后续货源,防疫物资的缺乏和员工安全的保障,再加上各地采取的封村封路,让我们的门店经营很有压力。随着实体行业通过闭店来减少人员接触和聚集性活动,母婴人的生意求生路径也发生了变化,而一直擅长线上销售的山西谷根孕婴创始人李志恒也吐露了自己的心声:目前谷根连锁有50%的门店在营业,其中70%消费者通过线上下单,店里负责配送。眼下最难的是产品库存告急,消毒类商品一开门就卖断货,口罩和耳温枪等产品在年前就断货。而对宝宝口粮产品奶粉来说,其中国产奶粉库存是正常的,但是外资进口品牌奶粉受物流影响出现断货严重,洗护类和日用品类库存也出现了严重不足。唐山王子羊母婴连锁则积极响应唐山政府要求,停业部分门店,产品配送主要靠一线员工和物流送货完成。杨会臣告诉笔者:目前配送是就近地区让门店人员送,其他地区靠顺丰、邮政等物流支持。采用这种“无接触配送”确保消费者能拿到货。而作为全国拥有近5000家加盟店的母婴坊连锁创始人朱必红也提出了同样的困难问题:目前湖北和江苏的加盟店遇到最大的困难是物流不畅,顺丰和邮政邮寄在重量上有限制,顺丰要求每单每人邮寄产品不得超过20公斤。而大宗母婴产品在厂家到门店这个路径被掐断了,这个很麻烦。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江苏小熊之家门店和广西俏娃娃连锁门店,俏娃娃总经理以文英表示:无接触服务和无接触送货肯定是解决目前门店产品到消费者手中的最佳方案,但是实体门店营业问题如果迟迟不解决,会让生意进入恶性循环,我们只能等待疫情过去,没有任何办法。为此,母婴前沿联系了疫情重灾区湖北武汉和黄冈的门店老板,其中幸福宝贝孕婴童生活馆创始人方年保表示:目前幸福宝贝7家门店均未营业,正在走“无接触的送货上门服务”。部分奶粉品牌在年前品牌有优惠政策时就备了三个月的量,但四大通粉(外资奶粉)因为优惠力度原因未囤太多货,在1月27日就已售罄,其他主打奶粉比如佳贝艾特等还有少量库存。在出现断货情况后,方年保也尝试与上游厂家沟通走邮政进货,但邮政仅支持寄三公斤以内的产品,即使有通行证也不行。为此幸福宝贝门店为了安抚不想换品牌的消费者,采取试用装拼凑抵成正装售卖和现金补助的方式来维护老客销售。“目前湖北从外面能进来的只有战略物资,奶粉只能是伊利跟飞鹤两大品牌,其余的物资都进不来,即使厂家想从周边进行调货支援也行不通。而纸尿裤更是惨不忍睹,门店库存最多还能支撑半个月左右,如果2月底再不恢复物流,预计除却主流奶粉外,其他都要售罄。”方年保表示。而位于湖南乡镇店的意爱贝比门店因有两家门店附近有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例而未能营业,“无接触配送”成为门店老板谭美容维护老客源的主要措施。她表示:目前库存并不紧张,主推的品牌基本都能衔接上,有些厂家想办法用快递帮发点应急,有些厂家请货车直接送达,不管是奶粉还是尿不湿,都有送达。而有些断货了的,顾客也能接受换品牌,特殊时期大家都能互相理解。目前全国各地采取封村措施后,母婴前沿深入到乡镇店起家的童贝连锁,其创始人亓亚斌表示:我们在安徽信阳、阜阳、合肥、六安都有开店,大部分都是乡镇店。疫情发生后,我们并非安排全部人员到岗上班,而是采取上班轮流制。如果碰到小区管控比较严格的情况下,我们就没办法做到及时配送,但是目前的员工来自农村,他们面对疫情有恐慌心理,我们正在做安抚和说服,还配了口罩、防护服和一系列消毒措施,而小儿推拿、产后修复和游泳等增值服务项目全线关闭,以防交叉感染。面对疫情的来势汹汹,西北地区例如新疆和甘肃等地在闭店的情况下,也是采用线上下单,线下“无接触服务”的员工配送和快递配送等方式,让消费者能够及时收到货。而对于库存不足能否做到及时补货,母婴前沿联系了品牌方AndyPandy纸尿裤营销总监刘鑫,他表示:目前新疆和甘肃的客户都能收到我们的货。虽然大部分物流停了,但是对品牌方来说,多花些快递费保证货品能到达一线是最重要的。钱以后可以再赚,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应该理解和支持,灵活配送。贰
物流企业复工亟待解决奶粉和纸尿裤成两大紧缺品类除了终端门店经营遇难题外,不让开业、物流不畅更是让经销商处于前所未有的事业空窗期。其中浙江丽水的诠释爱商贸创始人毛伟武表示,自己对接的265家终端门店均上报了补货单,主要集中在奶粉、纸尿裤这两大必需品,但目前都无法正常供给,因为年节前本来囤的量是足够到3月初,但由于疫情出现消费者恐慌性囤货,致使库存几乎被清空,顶多再撑一礼拜。而上游工厂因疫情管控的原因,无法提供帮助。当然奶粉告急的经销商可不止诠释爱商贸一家,沈阳辽宁的爱铭商贸和湖南湘西、江西鹰潭的麦八购也面临着同样问题。爱铭商贸创始人邓拓称,合作的约1500家终端门店,有60%在正常运营,但营业时间有所缩短,每天营业仅5小时。国产奶粉库存情况还算良好,现有的库存目前来看最多能坚持2个月。但对于门店需求,邓拓也在积极想办法:如果门店需要补货,可以发邮政小包,虽然时效性差一些,但是省内基本3-4天都能到达门店。而紧急的货品都要求品牌方发顺丰快递到仓,保证对接门店货品的供应。湖南麦八购门店创始人黄先成也表示,库存压力并不大,因为考虑到年底物流的停运和海关放假等影响,湖南湘西、江西鹰潭等地门店都提前备了充足的货,即使有门店出现需要补货的情况,量也不大可以直接寄顺丰。但由于进口奶粉补货难、特配粉可替代性不强的原因导致这两大品类出现紧缺的情况,如果全部封死的话,库存最多坚持15天左右。另外,上游奶粉品牌的生产也受疫情防控的影响,面临暂停和物流配送不到门店的难题。汇滋力奶粉事业部的总经理肖志华表示:因为自有奶源的原因,生产在短期内暂时影响不大,但随着一些营养元素、乳清粉等需要供应商提供,三个月后可能会陆续出现原料告急现象,所以现在最需解决的是物流企业复工问题。而贝因美也曾对外透露,目前宜昌、杭州工厂都不能生产。可能需要等到2月10日,但由于南方疫情较为严重,所以复工还需要看当地疫情控制情况。其他几家乳企,包括君乐宝、宜品等都已经复工,但目前问题仍在物流配送上。据君乐宝副总裁、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介绍,君乐宝疫情期间未停业,并且开启了24小时应急服务通道,全天客服、电商销售、母婴门店仓储物流人员不间断为用户提供便利服务。在配送上君乐宝奶粉的第三方物流团队提前了解各个运输节点的政府要求,并积极配合,如遇到封城封村的情况,君乐宝奶粉物流团队会提前联系该区域客户,在货物到达后,放在指定地点,确保产品到位。而宜品乳业董事长牟善波也表示,工厂已于1月27日复工,在工厂生活、封闭厂区生产,确保不受疫情的影响,另外公司年前已将各项原辅料、包装材料等储备充足,所以生产供给没问题,主要问题在于物流。叁
疫情期供货捍卫战已经打响通过以上多家乳企的调研可知,母婴行业亟待解决的是物流复工和何时开店营业的问题。针对此类问题,政策也在积极采取措施,2月8日,国家邮政局召开部分企业电话会议,向中通、圆通、申通、韵达、百世、德邦和苏宁等7家快递部署疫情防控和恢复工作,并计划在本月中旬,要让快递业生产恢复到正常产能的4成以上。而对于目前正在一线“奋战”的顺丰和邮政,母婴前沿也对其相关业务进行了求证了解。其中顺丰对寄往湖北的快递仅可寄递标快和托寄物限定“医疗救援物资及防护物品”外,其他地区正常寄递,无限重。而邮政快递对于奶粉、蛋白粉等粉末状食品在原封包装未打开的情况下是允许邮寄的。一般限重为40公斤,超重则可以拆分多个包裹邮寄。另外就在2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复工复产,保证民生生活物资供给问题进行探讨,表示目前疫情防控仍然是首要任务,加快推进商贸企业的复工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也要抓紧落实,恢复生产经营。具体来说就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要优先组织生活必需品经营企业复工,增加供应网点,方便群众生活。疫情不那么严重的地区,要适当扩大多业态经营范围,不能再搞“一刀切”、“一关了之”。除却政府的积极响应整改,母婴行业多家奶粉品牌也启动疫期供货保卫战。其中飞鹤紧急调配出了117辆运输车装货,集结物流全体员工,所有车辆前往全国6个储备仓,以近乎一天一个城市的速度,马不停蹄地穿梭在郑州、信阳、苏州、黄石、西安等地。君乐宝为保障市场货量充足,紧急调配物流车辆并号召员工返岗装运,在短短10天之内完成200余辆运输车的配送发货,为全国20多个省份近两百个区域完成配货,保证婴幼儿奶粉正常供应。并且君乐宝奶粉电商平台产品齐全,备货充足,消费者可以在京东、天猫、天猫超市及君乐宝官方商城选购产品,会及时安排安全便捷的配送服务;同时,消费者可通过 “君乐宝育婴堂”公众号的实时定位功能,定位所在地10公里以内门店信息,拨打门店电话沟通送货上门,或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进行自提。同时,Arla和雅士利还发起了“整箱购买,直送到家”,通过微信、电话、门店下单或天猫旗舰下单,即可享受送货上门服务。南山奶粉更是时刻关注湖北地区的疫情情况,开具了专项车辆通行证,为湖北疫情地区送去了价值1000万的南山奶粉,保证宝宝口粮不间断。肆
疫情之下其他行业压力更大尽管疫情之下,母婴企业面临经营和生存压力,但相较其他行业母婴行业还可以说是“好过一些”,其中餐饮业、旅游业、娱乐业更是“惨不忍睹”。据悉,因疫情处于持续闭店状态的北京K歌之王计划于2月9日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30%员工不同意则破产清算。而在遍及全国60多个城市的400多家西贝莜面村全部停业,仅保留了100多家外卖业务,“往年春节西贝的整体营收能达到7亿元左右,2020年几乎全部归零”,目前2万多名员工处于待业中。同在餐饮行业的安徽老乡鸡餐饮的董事长束从轩表示,此次疫情让老乡鸡餐饮保守估计也得损失了5个亿,但他仍呼吁不要给抗疫添麻烦,疫情结束后,有的是生意做。餐饮业苦不堪言,旅游业更是“全军覆没”,自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印发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去哪儿网CEO陈刚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透露:目前包括航司、代理商、在线旅游平台等整个行业的现金流都吃紧,去哪儿网已经为消费者退款垫资近10个亿。为此,母婴前沿创始人包亚婷表示:疫情导致的闭店和物流配送让母婴门店和消费者发生了变化,线上交易、线下派送让交易路径越来越明朗化,母婴门店启动“无接触配送”是目前最好的营销方式,而顺丰和邮政快递也能正常配送到乡镇店。断货只是暂时的,物流困难也是暂时,而全国人民最需要的是在有限的时间隔离保护好自己,在安全保障的前提下进行紧急物资需求的交易。出现危机切记不要让消费者进行恐慌性囤货,因为这是一场中国人民民生安全持久战,保障基本生活物资需求,保障一线医疗物资需求,拯救生命才是目前一等一紧急要做的。目前60%以上的门店销售额相比于平时都是增长的,说明这个行业还不算太惨。想像比母婴行业更惨的行业和更惨的老板,就会相信什么苦难都是暂时的,我们需要同理心,需要善念,才能坚持到最后。 与其说疫情是一场天灾,让“山雨欲来风满楼”。不如正面思考下此次疫情是对所有的行业都是一次倒逼:对早该倒闭的,逼你倒闭;对早该转型的,逼你转型;对曾对新兴产业观望犹豫的,逼你进入!对此,母婴前沿也希望疫情早日退去,还母婴行业春暖花开。此文为母婴前沿主编包亚婷和编辑李知乐共同撰写,未经授权,不得私自转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