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浑水摸鱼的意思(浑水摸鱼的余秋雨-《文化苦旅》赏析07)

浑水摸鱼的意思引言书里边有知识,书里边有智慧,读好书,就是拜名家为师,读好书,就是用有限的生命去体会千百年的阅历。猫哥读书最大的价值,并不是读书和讲故事本身,而是加入我的理解。请听…

浑水摸鱼的意思
引言书里边有知识,书里边有智慧,
读好书,就是拜名家为师,
读好书,就是用有限的生命去体会千百年的阅历。
猫哥读书最大的价值,并不是读书和讲故事本身,
而是加入我的理解。
请听猫哥为您读的人生智慧丛书,
您现在听到的是《文化苦旅》,
原作者:余秋雨。
浑水摸鱼的余秋雨-《文化苦旅》赏析07 来自猫哥在线 –> 00:00 29:49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上面是音频,适合于解放双手用耳朵学习的人
以下是文字稿,适合于喜欢阅读的人
猫哥浅析《文化苦旅》第7集
浑水摸鱼的余秋雨
往期链接:01:几代人读一本书时代已远02:产业化不讲忌讳03:来来往往的年轻美女04:失踪少女温暖了国家和民族05:余秋雨的《牌坊》究竟讲了个啥06:学校读书和寺庙念经谁高谁低
【我们继续来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其中第二个篇章《寺庙》,下面进入第四个小段。】
四那天,何老师教学生唱了一首歌。学生放学后就到了庙里,想开一个不小的玩笑,用歌声与正在念经的和尚们比赛。【这是小孩子特有的一种——不信邪?或者说不服输?你们不是念经吗?我们也会唱歌,咱们来比比。甚至于,可能在小孩眼里也有一种朴素的观念,觉得和尚念经完全是徒劳,完全没有意义。其实在我现在看来也是这样,我也不觉得和尚念经对我来说有什么用,我不能说他一点没价值,只是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他完全是浪费生命。小孩学了一首歌就到庙里面去,想要跟和尚们斗一斗。】那天念经,还是由醒禅和尚领头,别的和尚跟着,念得浑厚、绵熟、静雅。学生们躲在香案外面,冷不丁地由女同学河英张口领唱,声音清朗娇嫩。其他都是男生,故意用稳重的声调,配上去。这歌声把和尚们吓了一跳。学生们唱的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这个歌现在已经没什么机会听到了。】和尚们的念经停止了,庙里只剩下了学生的歌声。学生们唱完,听到木鱼边上传出一个声音:“等一等!”随着声音站起来的,是醒禅和尚。他问:“你们刚才唱的是什么?”孩子们以为要受训诫了,嗫嚅地背诵了一遍歌词。“来,到我的禅房里来。”醒禅和尚说。禅房很整洁,藏经箱成排壁立。醒禅和尚走到桌边举笔展纸,让孩子们一句句再念一遍,他跟着写。写完,他自个儿咿唔了一阵,点头说:“写得好,是你们老师写的?”说着他打开桌上的锡罐,取出一些供果,分给孩子们吃。第二天上学时转告何老师,和尚称赞她的歌写得好。何老师一听就笑了,说:“我怎么写得出来?那是李叔同写的。人家可是有名的音乐家。”几天之后,孩子们又来到庙里,醒禅和尚知道了写歌人的名字,便用毛笔写下了那三个字:李叔同。写完,醒禅和尚嘀咕了一句:“这倒是与五磊寺的弘一法师重名。”【大家有没有去查一下这个歌?或者说这个作者?如果没有呢,反正我们也马上要揭晓了,再读下去。】他仰头想了一会又笑了,“法师持戒森严,对于这种歌舞娱乐,他一听就会掉头离去。”“弘一法师?‘弘一’两个字怎么写?”孩子们觉得有责任把和尚的每句话,告诉何老师。何老师听了孩子们的转述立即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说:“咳,李叔同就是弘一法师!怎么,他到了五磊寺?”【原来这个老师是知道的,李叔同——也就是写这首歌的人,后来出家,就是弘一法师,但是他不知道弘一法师在哪个寺庙。但是现在,通过这样的机缘巧合,她知道了,这个弘一法师——也就是写前面这首歌的李叔同,就在五磊寺。】五磊寺离吴山庙不远,却隔着几道山,一道山就是一个“磊”,翻过去太不容易。但是,五磊寺在佛教界地位很高,吴山庙只是它的“下属单位”,醒禅和尚常去。趁暑假,何老师约着其他两位女教师,由村里一位大婶陪着,两个年长一点的学生跟着,辛辛苦苦地翻山越岭,来到了五磊寺,只想拜见弘一法师。但是,法师已经持杖远行。老师们向五磊寺里的和尚问法师的种种事情。和尚们笑的多,说的少。回来的路上,三位老师越想越惊奇,越说越热闹。“果然是他!我们的学生唱着他的歌去与和尚比赛,没想到他自己做了和尚!”“那么精通现代的文化教育,怎么回过头去投向了佛教?”“这是倒退,还是提升?”“肯定是提升,只是我们还太浅薄,悟不了。”……【到这里,第四段结束了。大家回忆前面一二三四4段,有没有发现作者明显的转折?前面花了两个段落,就是用来对比。突出寺庙的落后,至少跟学校比是落后的,但是第三段就加入了一个转折,怎么转折的呢?寺庙会唤醒一个人,会让一个良心已经泯灭的土匪突然之间又回归正途,所以第三段就转折了。而第4段,给我们展现的是什么?寺庙有比学校还要高的地方,有一个精通于文化的人,最后出家当了和尚了。好,下面我们进入第五段。】五毕业时,路边的小树确实已经长大,但是还说不上林荫道。有四个学生要到县城考中学,到小学里来向老师们告别。他们没有告诉老师,今天一早,几位祖母已经领着他们到庙里拜佛,和尚还为他们的远行诵了三通经。“读了中学,我们一定会回来。”学生向老师保证。“不要这样保证。”何老师阻止,她笑着扬了扬手,说,“你看这村,这乡,原来土匪横行,幸亏有一批批外来人。和尚是外来的,尼姑是外来的,弘一法师是外来的,我们也是外来的。”【什么意思啊?你们也要到别的地方去继续传播我们的理念。你们不要说学成了一定要回这个家,你们可以把我们这个教育理念和人生观念传得更远,把我们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给唤醒,是这样一种高度。所以说你们以后不要回来,可以去学学我们这样的人。咱们这个山村不是依托一群外来人才改变的嘛。】“来了还要走。”另一位女老师说着拍了一下何老师的肩,何老师立即脸红了。后来才知道,何老师已经有了对象,在很远的地方。当时她为了不让那位女老师说穿,故意对着学生,把话往大里说:“我教过你们孔子的话,君子怀德,小人怀土。不要太黏着乡土。只有来来去去,自己活了,地方也活了。”【这个话很对,你要把你的理念传播出去嘛,传得越广越好嘛。】正说着,吴山庙的钟声又响起了,和尚们诵经声也响起了,悠扬而婉转,低沉又绵长。何老师听了一笑,说:“好了,佛在说,动身吧。”
【到这里为止,《寺庙》这个篇章就结束了。那么,下面我们就要来分析一下了啊,作者余秋雨究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理念呢?我们不难看到余秋雨的内心有这么一个朴素的观点,也就是说:学校代表着文化的普及、代表着素质的提升、代表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而那个寺庙呢,整天念经似乎就是浪费生命。那么,真的是这样吗?寺庙它有它的好处吗?有啊,首先寺庙里念经感化了一个土匪,然后他还发现,居然有一个人文化远超他自己——就是那个李叔同,文化远超他自己,最后居然走向了佛教里面,出家当和尚了。所以余秋雨想要告诉我们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好和差、没有什么绝对的高和低。你看不惯的那个东西,也许从另外一个角度,他能够比你更高,所谓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就看你从哪个角度来看了。那么猫哥点评到这里,是不是要把《寺庙》这个篇章给点评完了呢?No no no,下面我要转折了啊,我要说出我的观点了。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知识体系,可以粗浅的分为两大类,粗浅地分啊,两大类:一类是研究自然的,一类是研究人文的。研究自然的我们常常称为自然科学,因为可以通过实验来验证,所以也叫实验科学,对于研究自然的东西来说,它往往是有标准的解的,也就是说一个标准答案的。比如说:一个重一磅的铁球和一个重十磅的铁球,从比萨斜塔上往下扔,究竟是两个同时着地呢?还是重的那个先着地呢?只要做一个实验就可以了,你认为两个先后落地,那你自己也去做一个实验,然后你就会心服口服,这叫自然科学、或者说叫实验科学。在这个方面是有绝对的正确、错误,是有绝对的好和差可以评判的。但是呢,在人文方面,就不一定了,人文方面谁对、谁错很难说的。特别是两个宗教在一起比,比如说佛教和基督教谁高明一点,真的就没有那回事。谁都说不服谁,吵架没有用、打架没有用,所以现在在某些地区还在天天打仗——每天小摩擦不断,动不动就打一个冷枪、动不动就发一个榴弹炮。不就是因为对于教义的理解有那么一点偏差吗?谁都说不服谁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分出高低来。那么现在请问,寺庙里念经和学校里的教育谁高谁低,你怎么评判?不能评判!不能评判,那么咱们就来看统计规律,是佛家培养出来的人改变世界的幅度大呢?还是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改变世界的幅度大?那个还用说吗?我们现在世界每一寸变化都是由科学、科技引领的,科学、科技靠什么?难道是靠佛经吗?佛教从当年释迦摩尼时代传到现在为止,它的佛经有过变化吗?在他的哪一部经里面加入了电磁感应?在他的哪一部经里面加入了力学?都没有,所以,佛经它根本就没有跟上我们这个时代,它根本就不可能让我们哪一个人学会面对新的时代,去推动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而,学校教育是可以培养出一个又一个对社会有用、能立功、能干活、能改变世界的人才的。所以我站在这里,我要说我绝对不赞同余秋雨的观点,我绝对不赞同余秋雨说“学校在某些方面要向寺庙低头,寺庙也有高于学校的这一面”,不要跟我扯这个,因为你那些方面是没有办法评判高低的。既然没有评判的准则,既然谁也说不服谁,那么咱们就不要论高低。你信你的佛,我信我的科学,你念你的经,我来学我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最后是我们这个学校体系培养出来的人能够大大的推动我们整个社会前进,能够改变我们整个世界,甚至于能改变宇宙了啊,因为我们现在人类已经走出地球了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谁好?谁差?谁高?谁低?我相信,就算你不完全赞同我的观点,你至少也能知道我的评判准则了吧?为什么猫哥在上一个故事的结尾那样捧着余秋雨,在这个故事的结尾,我坚决不捧余秋雨?我要跟他反着说呢?原因就是:余秋雨他弄错错了一个讨论问题的边界,也就是说,你讨论那个佛、你讨论那个人文方面的东西,没有高低、没有对错的那个东西,不能随便推广。我们学校教育,教育的是什么?第一教你做人,第二教你学会文化知识。教你做人,让你成为一个健全的人、健康的人;教你学会文化知识,让你可以更好地在这个社会上建功立业。最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推动社会往前进的一颗螺丝。我们力量很小,但是我们加起来就是这个社会最大的动力。那么,猫哥为什么要说这么深刻,要说这么远呢?其实原因还在于,我自己这几年认认真真、辛辛苦苦做科普所受到的待遇。大家如果听过《猫哥详说红楼梦》,如果去看看底下的留言,你们会发现那么多的人、那么激烈地反对猫哥,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弄错了两个领域。他们认为那种金木水火土和阴阳——阴多了阳少了,阳多了阴少了,可以用来指导人类的健康。说到底就是弄错了两个领域。阴阳、五行,这些东西完全可以用来作为一个哲学,你拿这种哲学来讨论,比如说《红楼梦》里说到过:登高必跌重,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这些东西站在哲学的角度上讲都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你一定要把他推到自然科学上,那就没有什么评判标准了,也没有什么对和错了。但是,偏偏我们现在,对于人类的生命健康是有评判标准的,什么标准啊?做实验啊。这个药物有没有用,来啊,给人吃啊,吃了看效果啊。偏偏是有办法评判标准,有办法评出好和差的。但是有那么多的人,他们死活不愿意做实验,更不愿意看别人做出来的实验数据,他们就相信在《本草纲目》里面、在《黄帝内经》里面写到过,某某东西有用,吃下去能长生不老,某某的东西吃下去能够怎么怎么样……水克火啊、火克金啊、金克木啊,他们就愿意相信这些东西,因为他们以为我们人的身体健康,我们人身体机能,是一个人文方面的东西。弄错了领域、弄错了适用范围,最后是要闹笑话的。可是偏偏是,当今我们中国,恰恰是这种弄错了领域的人占多数。什么概念呢?目前据我身边——我自己做的小观察,我没有去做严格的调查,据我自己的眼睛耳朵所做的小观察,我发现支持中医、支持用阴阳和五行来包装起来的中医的人,居然占多数。这说明我们在科普的路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们的路走得那么艰难。偏偏在这种情况下,余秋雨写的这篇文章,其实就是在混淆是非。把某些明明可以分出高低的事儿,用模糊的方式来引领着说,“大家没有什么高低,换一个角度他比你更高”。所以我们回到《寺庙》这篇散文,我们再回来看看寺庙究竟有没有比学校更高明呢?那个土匪,他抢走了一个小孩,拥到了寺庙门口,他突然之间翻然悔悟了,请问这有什么必然性吗?或者说我们来1000个匪徒,都让他们经过完全相同的洗礼,他们有几个能够转变一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而我们用现代科学武装起来的社会,首先,通过现代科学、通过现代教育教会每一个人,让他们学会一技之长,让他们不依赖于偷和抢,这是第一;第二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让每一个人可以仓廪实而知礼节,不要让这个社会出现那种因为贫穷而去偷而去抢的人,这是第二;第三,哪怕真的有了去偷去抢的人,我们所依靠的也是法律,而不是佛法。佛法它有不确定因素,不能说因为佛法转化了其中某一个土匪,就说佛法有这样的功能。我刚才说了拿1000个土匪去试试看,你能转换几个过来。再说了我到现在还认定,这个散文里面写到的被佛法感化的土匪,应该是余秋雨杜撰的。下面再看后面一段,弘一法师、也就是李叔同,的确他是一个很有文学水平、而且他还是个音乐家,后来他出家当和尚了。那么意味着当和尚就比搞文学、搞音乐更高一筹吗?当然不是了,这是个案。那我还可以举个例子,有的科学家当的好好的去自杀了,难道自杀比搞科研更高一筹吗?你不能举个案对不对?你举个案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所以,包括余秋雨写的这篇《寺庙》散文也好,包括我们在生活中碰到的其他事情也好,如果你用个案来证明正确,那么你首先就已经弄错了方法,搞错了方法论。在此之前有人跟我的争论中反反复复地强调,他的某某病在多少家医院没看好,最后是某一个中医给他搭了搭脉,然后给他来了两针,好了。这就是试图用个案来寻找规律的典型嘛。我们在这篇散文里也看到了,李叔同、后来的弘一法师就是一个个案,他不能说明去庙里当和尚比做音乐家和文学家更高明。在猫哥我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他是很有学历、很有文化、很有地位的,有一次他跟我聊天的时候说:“我们的祖先那是非常的英明、非常的伟大,他把你要说的话早就说完了,你只要把他们说过的话背出来就可以了。”我呢也就听听,没有反驳他。我心里在想:我们的哪一个祖先告诉过我们可控核聚变怎么完成?我们的哪一个祖先告诉过我们什么样的电场产生什么样的磁场、什么样的磁场又产生什么样的电场?我们的祖先有没有告诉过我们两个双胞胎兄弟,其中一个留在地球上,另外一个乘高速宇宙飞船离开地球,他们俩究竟谁年轻谁年老呢?我们的祖先有没有告诉过我们,两个纠缠态的量子,它们一个在宇宙的这一端、一个在宇宙的那一端,究竟能不能实现通信呢?这一切的一切祖先们都不知道,凭什么说祖先们早就已经把你要说的话都说过了,你只要背出来就可以了?那么回头讲啊,为什么这么有文化、这么有地位的人,他也会产生这样的误区呢?原因有三个: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人类的知识体系分为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而人文科学也,就是研究人的心情、心态、人的感情、情绪,以及人的社会性这个东西,其实中国早在春秋战国年间就已经遍地开花,大家都已经研究的很透彻了。因为考察人性不需要用显微镜、不需要用望远镜、不需要用电子设备,仅凭人的两个眼睛、两个耳朵就可以看懂、听懂另外一个人在说什么,然后,仅凭一个一个人的表现,就可以总结出我们人的心态、人性。在这方面不需要现代化的仪器,所以早在两三千年前就已经被人挖掘的很深,说得很透。而在自然科学方面,我们人类的长足进步就发生在最后这个三四百年,原因是我们在最后的三四百年,在观察方式、观察仪器上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第二个原因呢,往往是被人忽略的。有很多人说我们的祖先那么的英明,他们说过的话那么的聪明、那么的正确,其实是因为,有很多不正确的话,你看不到、也听不到了。猫哥在另外一个节目里举过例子:古人们做过很多很多总结,其中有一些在他们那个年代是正确的、现在已经证明不正确了。但是你听不到看不到的,因为没有人转述给你听,没有人写下来给你看了。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本草纲目》。如果你能看到原版的、当年李时珍他写的《本草纲目》,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一本“笑话大全”。但是,你现在去看《本草纲目》,你会看到:咦,挺有道理的嘛。为什么?因为其中那些“笑话大全”都已经被后人改掉了、删掉了,你能看到的就是留下的。所以我们的祖宗不是没说过错的话,而是错的话,被你的父辈们、爷爷辈们已经筛选掉了,已经改掉了。所以你觉得祖宗们很聪明、很英明。所以,你要是了解了这一点,你就会知道祖宗其实也很普通,承认他们的普通一点儿都不丢人。还有第三个原因呢,我们的祖先——经过这么多年,千千万万、万万亿亿个祖先,他们各自说各自的道理,如果你把他们当成一个人,你会发现就是个两面派。比如说,当你打一个敌人,打得他逃跑的时候,你该不该追呢?你左边会有一个人对你说“穷寇莫追”,你右边会有一个人对你说“斩草不除根等于纵虎归山”,那么意味着你听哪一句都是在听祖先的。所以就能得出这个结论:祖先们实在太聪明了,把你想说的都说完了,你只要把祖宗们说过的话背出来就可以了。那么无论你选择哪个,你选择穷寇莫追,放过了他,有可能会带来两个结果,其中一个结果是,他回去纠结部队又来把你给打败了,那么右边那个声音对你说:“当初你就该听我的吧,我说过不能放虎归山吧。”那如果这个人对你感恩戴德,从此做了你的小弟呢?左边这个声音会对你说:“幸亏你听了我的吧,我告诉你穷寇莫追的吧。”也就是说,祖先还是永远正确的。那如果你选择了斩草除根,一气把他打趴,把他给搞的从此以后对你服服帖帖的呢,那右边这个人会对你说:“我说过的吧,不能放虎归山,所以要把他给打服。”那还有可能是另一种结果,就是,你想去斩草除根的,结果人家拼死抵抗把你打败了,这个时候左边那个人说:“我说过的吧,穷寇莫追,你不听我的。”所以,还是那个结果,你可以做两个选择,换来四个结果,但是无论是什么选择、什么结果,祖宗都是永远正确的。所以,你不能把祖宗当成是一个人,当成一个人那当然无比聪明,但是他就是个两面派嘛。在这里猫哥还要说一面,还要说一点:我们的祖宗也好,西方古希腊的哲学家也好、古印度的哲学家也好,他们都有一个战斗方式,那就是辩论。在辩论中,我说赢了,我就赢了。比如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早睡早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什么呢?他们说出来的原因是:你看太阳,每天都是东升西落,它从来没有紊乱过,所以我们就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说这两者之间有因果关系吗?我也知道太阳每天东升西落,他们从来不乱,但是你凭什么拿这句话来证明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按时起床、按时睡觉呢?这两者之间能互相证明吗?按我们今天的观点来说就说不能,但是古人他认为能,所以他这样一说就赢了。古人醉心于用这样的方式来取得辩论的胜利,而我们今天看来这种辩论毫无价值。所以读到这里,我要说了,余秋雨写下这一篇散文,其实就是用了这样一种方式来说他自己的道理。而在我眼里,你的道理正确不正确这是一层,而你说的方式有没有用,这是另外一层。那么,围绕着这一篇散文,我要说的是:余秋雨他要说的观点也不正确、他的证明方式也不正确。这两个一个都不对。所以,这一个散文它的主题,在猫哥我看来就是4个字:浑水摸鱼。如果你觉得它有很深刻的道理,那只能说明这种浑水摸鱼的证明方式让你接受了,或者说这种浑水摸鱼要证明的道理也被你接受了。而在我看来任何一个辩论他都要分两面:辩论的结果对不对这是一面,辩论的方式可不可靠这是一面。有的时候呢,结果倒也是对的,比如说我们要珍惜健康,但是很多人他证明的方式呢,是去举一个观音菩萨啊、财神老爷的故事,来证明健康很重要,我们要珍惜健康。这也是浑水摸鱼,明明是一个正确的观点,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你偏偏要选一个漏洞百出的方式来证明,这不是自己制造条件让别人战胜你嘛?这叫挖坑给自己跳。所以我不赞成这种浑水摸鱼的证明方式,不管你要证明的观点是正确还是错误,这种方式就已经显示了你的局限性,你的狭隘观。而这个散文《寺庙》里面所要讲的,他的观点也是错的、他的证明方式也是浑水摸鱼。所以,读了这么长时间,我最终抛出我的观点: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的第二个篇章《寺庙》,说到底就是在浑水摸鱼。好了,猫哥的分析点评到此结束。】
尾声:如果您觉得猫哥的读书分享有益有趣,欢迎您点击订阅,这样,您将在第一时间收到猫哥的更新提醒。如果您有什么要对猫哥说的,不管是赞,还是批评,不管是提建议,还是唠唠嗑,欢迎您在节目下方留言。您也可以加猫哥的公众号,四个字:《猫哥在线》,您还可以加入猫哥的听友群中,微信群呢,用语音节目没有办法说清,还是QQ群方便,群号为849966899。不管加入QQ群,还是微信群,还是在节目下留言,还是在公众号留言,您都可以围绕着书中的智慧和读书的乐趣,畅所欲言。好,再见!

浑水摸鱼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