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最近天气太冷了,绝少出门,甚至连床都懒得下,把电脑搬到床头,就坐在被窝里,写写文,上上网,看看世界上在发生什么,一如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我刚退学那会儿,住在平顶…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最近天气太冷了,绝少出门,甚至连床都懒得下,把电脑搬到床头,就坐在被窝里,写写文,上上网,看看世界上在发生什么,一如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我刚退学那会儿,住在平顶山的乡下,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也是坐在被窝里刷网页,偶尔写点什么。只不过那时候是写博客,现在是写公众号。

再过两个月我就三十四岁了,有点难以置信,二十年就这么过去了。世界没有变得更好,也没有变得更坏,我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充满了好奇心,又懒得管任何闲事。

前几天和朋友聚餐,聊到我十五岁时的一些经历,有个朋友觉得很传奇,他打算写成小说,故而问了我很多当年的问题。我因为回答问题,又追忆了一下似水年华,感慨还是颇多的。

十五岁时我在河北及山东游历,收获了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最大的收获是在庙会上买到了王小波的全集,虽然是盗版,但那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如果不读王小波的书,可能我后来就不会把写作当成职业来对待。

那时候的庙会真是热闹,我第一次看马戏团表演就是在庙会上,老虎和大蟒蛇都有,更多的是猴子,现在猴戏已经很少了,前年和宫主冰去哈尔滨,倒是在中央大街看到过一次猴戏。

庙会上还有摩托车表演,像杂技一样,感觉很危险。当然正规的杂技团庙会上也是有的,人靠着绳子在空中飞来飞去,很多年后我在上海迪士尼看到了类似的表演。

还有脱衣舞表演,那时候我才十五岁,对两性问题还没有什么兴趣,只觉得神奇,台上那么多女人,大庭广众之下,就全脱了,那时候我就觉得,很多人还是穿着衣服更好看一些。

还有很多细节,我就不提了,我只是通过对比发现,二十年前,人们是在庙会上欣赏这些表演,二十年后,人们是去游乐园,去酒吧,去动物园或者电脑直播间看这些。

有些表演形式被淘汰了,但本质没有变,就像现在的美女主播,酒吧蹦迪,迪士尼乐园的巡游和杂技,以及烟火和灯光秀,其实以前都有类似的。

我最早一次看烟火表演,是在隔壁村,就是打犁花,好奇的话可以搜这三个字,河南现在还有打犁花表演,精彩程度和我后来在长沙杜甫江阁附近看到的烟火一样。

前天去看电影,那个影院没开空调,冷得我顿时就想起小时候村头放电影,荒郊野外,一块白布,投影仪一开,就没人在乎寒风凛冽了。

总体来说,我的文化艺术生活,在这二十年里,没有进步也没有退步。

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让很多东西变了形式,唯独文化艺术的享受还是老样子。

譬如说下象棋,以前我是在村头和大爷们下,现在是在被窝里和陌生人下,还有人发明了机器人,但不管和谁在哪里下,都还是下象棋。

我甚至有些讨厌一部分科技创新,二十年前是没有机器人能够赢我的,那时候的机器人简单朴实,现在的机器人太精明了,ai算法算得你只能认输。

二十年后,我估计人类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连微博上关于性别对立,关于地域歧视的骂战都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只不过以前是在论坛里骂,现在是在微博。

人类就是这样重复着。也蛮有意思的。我这样看了这么多年,也不觉得无聊。

之前有人说,人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看点有趣的人和事,我想我做到了。

如果在看之余,能够再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就更好了。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